365网投

弯 竹

 信息来源 校报网  信息时间 2019-01-07 08:38:51  信息分享

飞机降落到西双版纳嘎洒国际机场时已经是深夜了。下了飞机,我便拖着重重的行李箱,跟在旅行社的大旗后面住进了一家快捷酒店。说是七日游,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当我拉开窗帘时,着实被这在北方从未见到过的美景吓了一跳——窗外的天蓝得惊人,以至于我实在寻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这种蓝色。我从未曾见到过如此醉人的色彩:它完全异于北方那种从雾霾中久久盼来的浅蓝,也不同于夜晚浦东陆家嘴建筑群背后经霓虹灯映射过的那种靓蓝。它是一种深蓝色,一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的蓝色。眼前这蓝蓝得深邃,而眼前这天近乎厚重,像一片没有波澜的大海。黑蓝的颜色就这样与空中柔和的太阳一起被和谐地涂抹到了清晨西双版纳的天空之上。

再看这太阳,北方的冬季也不少晴天,也不乏朗日,但北方的冬日却显得不伦不类,望上去日烈得火热,耀眼的阳光令人不敢直视。但一旦走到户外,那丝毫未减的透骨的寒气又会使你重新审视自己的判断。原来那只是一个虚伪的太阳,它虽把身躯留在了斯,心却早不知飞向了何方。而西双版纳这太阳则不同,它是柔和的,一如那深邃厚重的蓝天,又如那默默付出的妈妈。它不会刺得你无法睁眼,但却默默地将光热留与了你,将温暖均匀地镀到西双版纳的每一寸土地。

西双版纳是静谧的,我心里想。

行程上说今天会去参观傣族村寨。吃过早饭我便背上背包,跳上了旅行社的观光列车,一路上,挂果的槟榔、无尽的稻谷、艳绿的芭蕉不歇地闯入眼帘,以致我连续几次掏出手机确认这真的是冬天,是北方寒冷的冬天!

下车后,我随着人流涌进了傣家村寨,吃了糍粑,喝了米酒,宴后又按旅行社的流程进行了泼水游戏。看着周围的人十分快乐高兴的样子,我却总觉得这里似不如我早上看到的蓝天那样动人,总觉得缺了什么,却又无法言表。我后悔当时没有拍下照片而将那蓝天的美丽记录下来。

本来就不愿凑热闹,加上莫名的心烦,我奋力挤出人群来到一片空旷地。我独自坐在一棵参天的柏树下,望着几十丈外的人群,心灵突有一种放空的感觉。在这个角度,我可以直看到村寨的入口,不经意地一瞥——“傣族村寨民俗体验园”,原来如此,原来这并不是真正的傣家村寨,这只不过是旅游公司人工打造出的“体验园”,难怪我在这“伪村寨”体察不出一丝人情古韵。人力也许真的很伟大,可以创造出很多人们想要的东西,但惟有情感无法人造,反而愈饰愈拙。“世间无数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是也。

我环顾四周,各旅行社的大旗在四处迎风飞舞,大巴车停满了“村寨”口的停车场。对于歌舞团表演的傣族舞蹈,更多人忙于拍照录像,又有几人真正地欣赏过她们的表演呢?再说那些傣家姑娘们,若非生计所迫,若非热切地希望走出大山,又有几人宁愿将祖先们祭祀神灵、祈求丰收的图腾似的圣舞拿到街市上售卖呢?即便这样,观众们看完表演之后,拍拍屁股,将手中吃剩的零食随手一扔,毫无感激地走掉了,就像看完一场无聊至极的电影。殊不知,在这舞台上的并不是滚动的胶片,而是活生生的、深知疲累的人!

回到版纳市时已近傍晚,晚饭在旅行社安排的四星级酒店里,档次很高。饭食吃的是傣家竹筒饭,待上饭时,我发现这饭竟真的是盛装在竹筒里的。用餐刀起开紧闭的两半宽竹,便露出了其中白花花的糯米饭。“酒店真是有心了,让外地游客也能品尝到这传统正宗的傣家竹筒饭。”我开始时这样想到。

我学着周围的人,用勺子挖下一勺竹筒饭,就着桌上的菜吃了起来。不一会儿,盘子就见了底。“今天算是吃上了真正的傣家竹筒饭。”我旁边的胖哥说着抹抹肚皮满意地走了。待我们这一桌都吃完走掉时,我的竹筒饭还剩下许多。“不能浪费啊。”于是我用筷子夹起一块糯米饭,白白地搁在嘴里——甜的!我吃了大半筒竟没发现它是甜的!这甜味并不浓郁,更像是糯米经蒸煮而天然流露出的清甜。可能是刚刚与红烧肉、焖肘子同吃而掩盖了这淡淡的清香吧。猛地,我看到满桌纵横堆叠的竹筒。我盯着我手中的竹筒饭,心中略过一丝凄凉——它们不像歌舞团的那些傣家姑娘吗?它们告别大山深处的傣家人,来到城市繁华的大酒店,努力地将传颂了千年的香与甜带给远方的客人,然客人们却不甚惜。有多少人是怀着虔诚之心来品尝这傣家人世代传承的美味呢?抑或他们仅仅是为了拍一张与竹筒饭的合影表示我来过,然后上传到朋友圈等待大家的点赞呢?

望着堂皇的酒店宴会大厅,望着装盛海参鲍鱼的琉璃瓷碗,眼前这朴素的竹筒简直显得格格不入。我恍然明白:原来这竹筒只属于大山,只属于大山深处的傣家人,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是。纵使你可以将它的形复制出来贩卖,但它的灵魂永远且甘愿埋藏在那僻远的大山深处,亘古庇佑着它的子民。阿嫂亲手做的小小的一根竹筒饭便是对在田间劳作一天的傣族男人最好的褒奖,不需佐以菜食,只消那么一口甜甜糯糯的米饭,便能消除他们一天的辛苦,带给他们一天的幸福。而这幸福,我们无论怎样模仿也是体察不到的。

我本想照一张吃竹筒饭的照片,但我的手却死死地将手机摁向口袋的最底部。我将剩下的半筒米饭搁下在桌上,怅然地踱回了宾馆。我没有换衣服,径直倒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睡醒时已经七点多了,突然想起今天的集合时间是六点半,我飞快地洗漱完毕,草率地打理好行李奔向早已停在宾馆门口的大巴车。我一边跑一边理清了思路:昨晚睡得太大意,忘记给手机充电,所以手机没电关机了,然后今早导游就打不通我的电话了。上了车,在众人厌恶的目光下,我在仅剩的最后一排的空座上坐了下来。好在不久大巴车就开动了,众人的注意力成功地转移到了窗外的风景上。今天的行程是参观热带雨林。我从小就向往热带雨林的美景。参天的乔木、凌空的灌木、盖地的藓蕨、不时从头顶飞过的百灵鸟,还有攀于树上的金丝猴、匿于草丛中的眼镜蛇,这些景物无一不使我心驰神往。我掏出耳机挂在耳朵上,可另一端却迟迟不肯传出乐声——哦,没电。我也懒得再将耳机摘下,权且用来阻隔一下其他人嘈杂的喧闹声。

到了景区,透过车窗,我看到那山、那树,正是我梦中之景。我疾步下了车,远眺着我们即将攀登的这座山,心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激动。没看几分钟,导游把我们招呼在一起说:“上这座山有两个方案,一是步行,二是坐缆车,你们自己说选哪个?”“这也叫问题?”我心里想,“谁会坐缆车呢。”“坐缆车呗!”我身后一位打扮很时髦的女学生说,“天这么热,爬山的话妆会花的。”“对啊。”旁边一位男青年接过话头,“还可以体验一下缆车。”“嗯,有道理。”旁边的人开始附和道。听到这我急了:“缆车在哪里不能体验啊?但这热带雨林出了版纳可就别无二处了!况且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近距离感受这里的风景吗?我选步行!”周围人听了不屑地说:“行啊,那你步行吧。”我诚恳地望着导游,哪知导游却盯着我说:“不可以,要么都坐缆车,要么都步行,你要是步行花上个四五小时,再让大家等着你吗?”导游一句话将我呛在那里。无奈,我极不情愿地上了缆车。

随着缆车越升越高,我似觉得离我的仙境越来越远。我看到其他车厢的人们兴奋地拿着相机拍摄着凌空的雨林图。我不忍心承认自己正踩在雨林头顶,末了,我索性闭上眼睛,身体平躺在缆车车厢内,脑补出头顶的百灵鸟与手边的金丝猴。我尽可能地贴近地面,以一种赎罪的心情想象着我与雨林揉为一体,慢慢被它吞噬……

二十分钟后,缆车就登上了山顶,我远远望见许多人围在一个摊位前,走近一看,摊主正在售卖一种我之前从未见到过的东西。那东西有一寸粗,绳状的,通体呈蜡黄色,弯曲盘折成像是象征抗击艾滋病的红丝带的形状,但质地却十分坚硬。看上去像是个工艺品。

“是挺好看的。”我拿起一个在手中把玩着,“这是什么做的,老板?”“竹子。”老板平淡地回答我,并没有停下数钱的手。

竹子?我大吃一惊,据我所知,竹子正是以坚韧不屈的品质在中华历史上久传芳名。“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不正是对竹子最真实的写照吗?“可是……竹子……竹子不是……”我变得语无伦次。老板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用药水泡的呗,泡上它两天,你想折什么形状就折什么形状。”说完老板的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可是,傲岸的竹子啊!在狂风面前你不曾屈服,在暴雨面前你不曾屈服,在骄阳面前你不曾屈服,甚至在千年的岁月中你也不曾屈服!但在这里,在人类面前,你屈服了,你不得不放弃祖宗留与你的挺拔与鲜绿而听命于人类的意愿。你弯下挺直了几千年的脊梁,注定再也不会抬起来。

“哎,你买不买啊?我这还有别的颜色。”老板朝我喊道。看着周围的人带着一截截竹子工艺品以及一种征服的快感离开时,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我双手捧着那段竹工艺品,像捧着一位勇士的灵躯,虔诚地搁在货摊的小桌子上。我逆着人流,转身下山,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我借了司机的电话打给我的导游,我要终止旅行合同,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由我自己承担。我开始庆幸昨天早上没有拍下那美丽的蓝天,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在版纳待了!

主办:365网投         承办:中共365网投委员会宣传部
建议使用IE9及以上版本IE浏览器,1360*1280以上分辨率